当前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建设

精神文明建设

我中心王振副院长获得2020年上海市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发布日期:2020-12-15 浏览:651次

近日,2020年上海市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和上海市模范集体揭晓。840名候选人获得2020年上海市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336个候选集体获得上海市模范集体称号。

微信图片_20201224083356.jpg

我中心王振副院长获得2020年上海市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微信图片_20201224083402.jpg

微信图片_20201224083407.jpg

 


 基本情况

王振,男,1978年1月出生,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现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中国心理卫生协会CBT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CBT协作组委员、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精神病学基础与临床分会强迫障碍研究联盟副主席、中国医师协会精神科分会强迫症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心理卫生服务行业协会会长。

2000年毕业于济宁医学院精神卫生专业本科,2003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硕士,2012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博士,曾于2007-2009年赴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访问学习。

长期从事强迫症、焦虑障碍、心理应激与创伤相关障碍临床与基础研究,主持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上海市科委科研基金及国际合作项目,入选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上海市卫生局“优秀学科带头人”等多项人才项目;已发表学术论文八十余篇,单篇论文最高IF=10.782 分,单篇他引53 次;参编参译著作十余部;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7名。先后获得上海市医学科技奖二等奖(2014年,第一完成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青年十杰(2012年)、恒源祥英才奖(2012年)、上海市卫生系统“银蛇奖”提名奖(2011年)、宝钢教育基金优秀学生特别奖(2011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2010年,第二完成人)、上海交通大学“青年岗位能手”(2010年)、明治生命科学奖(2010年)、上海交通大学“晨星学者”二等奖(2009年)。 

2020年2月作为上海第九批援鄂医疗队(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队长,赴武汉对新冠肺炎病人和来自全国的援鄂医疗队队员进行心理援助,荣获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


主要事迹

他,是曾赴美专门学习创伤后应激障碍处置的心理危机干预专家;

他,是主动请战奔赴抗疫前线,作别爱妻和两个幼子的铁骨柔情铮铮汉;

他,是进入收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唯一的心理医生团队、穿着防护服开展心理援助的心理医生;

他,是第九批上海援鄂医疗队——媒体报道“上海精神出征武汉”、网友戏称“上海最后的家底”,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的队长;

他就是来自“家的呼唤——宛平南路600号”副院长王振。

2020年2月作为上海第九批援鄂医疗队(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国家援鄂心理医疗队)队长,赴武汉对新冠肺炎病人和来自全国的援鄂医疗队队员进行心理援助。

微信图片_20201224083608.jpg

金银潭唯一心理医生团队,穿着防护服开展心理援助

2020年,注定不凡,新型冠状病毒在神州大地肆虐,一批批“逆行者”驰援武汉。上海前后派遣9支医疗队奔赴“战场”,王振是其中一支特别的队伍——专门去救“心”的心理医疗队的队长。

2月21日,虹桥机场,王振拥抱了妻子,并与大家道别,“放心,我们一定胜利完成任务!”这是一支50人的队伍,清一色都是精神卫生专家,此行出征——武汉!

刚到武汉,指挥部分配通知送达,上海市心理医疗队对接地包括救治危重症新冠患者“主战场”的金银潭医院等6家定点医院和4个方舱医院。王振领衔第一组5名队员主动承担起最艰巨的任务,直奔金银潭。

没有太多“热身”时间,作为金银潭里唯一的心理医生团队,这支队伍需要快速上场。

王振认为,无论定点医院的重症病人,还是方舱医院的轻症患者,都有部分人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在疫情进展到一个多月之际推进心理干预,及时而必要。经几天摸排,他发现,患病老人和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的儿童,是最令人担心的群体,需要对这些群体进行重点干预和长期跟踪。

王振在金银潭就会诊过一位比较棘手的老年患者。这位老人独居多年,生活可以自理,住进金银潭医院后,是上海援鄂医疗队负责治疗的。他恢复得挺快,但心理状态一直不好,已出现中度抑郁症状。没治愈时,他常吵着要出院;治愈后可以出院了,他却坚决不肯走,甚至有轻生厌世的想法。

穿上防护服,王振开始了床边心理会诊,起初老人也不肯讲话,后来他终于说出来,他最担心的是孩子不欢迎他回家。老人内心是非常渴望回家的,但他担心回去生活不方便,大家都在隔离,家里没有能力照顾他,再加上医院里医护人员对他照顾得很好,这一对比,心里就会很难过,感觉自己有家不能回,慢慢地产生一些消极的想法。

知道他的想法,王振先做了一些认知上的疏导,告诉他出院后隔离期间社区都有相应的生活安排。然后引导他理解子女,教会他如何与子女沟通,同时引导他疏泄自己的悲伤情绪。经过近半小时的心理疏导,老人的情绪有所平复,加上药物调整,帮助改善情绪,后来老人顺利出院,回家休养了。

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在方舱医院甚至自己的防护服上贴着二维码,患者和医护人员扫码后可做自助心理评估,主动来找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在后台也能看到调查结果,发现情况较严重的患者,会主动进行干预。很多人会在平台后面“预约”援助时间,50人团队自称是“接单员”,高峰时一天有来自各地援鄂医疗队的上百单心理服务需求。

援鄂期间,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累计完成心理巡诊患者接近1500人次,为患者提供心理干预852人次,评估医护人员超过1000人,为医护提供心理干预接近1500人次,开展巴林特小组活动12次。

王振说,身心兼治的理念本就是医学与人文的融合。

读懂“没事”之外的“心事”

此次受国家卫健委指派前往武汉,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还有一项特殊任务:为医务工作人员的心理健康“保驾护航”。王振说,他们的角色就是“医护的守护者”,“把医护照顾好了,他们也能更好地照顾患者。”

 “医护人员目睹重症人员的去世,加上远离家人,高强度的工作和相对封闭的环境,心理也有可能出现一些状况。”王振和队员会主动与医护人员“聊天”,并将心理调适、自我放松的科普资料传递给“战士们”。

人的“心门”不是你想敲开就能敲开的。王振记得,刚开始走近医护人员,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我没事”,也有人会补上一句:“要么你们给患者看看吧!”

 “可以感受到,不少人是刻意‘收’着情绪的。毕竟,当着同事的面,说自己心理状态不佳,是不是表示自己很脆弱?”王振非常理解这一点,事实上,在武汉的三周,让这支心理医疗队的成员们意识到:要读懂医护人员说“没事”之外的心情。他们不是去刨根问底,也不能一走了之。

转机出现在3月7日,王振与金银潭医院方面商量,准备搞一次迎三八妇女节的心理叙事分享会。当天,在医院的小花园里,蓝天白云之下,一圈凳子围好,等着女医护人员的来临。会不会没有一个人来?王振与队友们心里没底。令他们兴奋的是,陆陆续续,凳子很快坐满了。更令他们感动的是,有人愿意分享故事了。一名从外地来驰援武汉的年轻女护士说,从报名到出发,间隔的时间很短,一直认为自己这种付出是应该的,但始终感觉对不起家人,尤其是出发前夜,她偷偷听到,爸爸在房里哭了,“长这么大,从没见过爸爸哭,那一刻,觉得自己很对不住父母”。

还有一名武汉当地的女医生说,疫情突然爆发,她没日没夜地在医院奔忙着,以至于错过了很多朋友、亲人的电话、短信。大部分人知道她在医院工作,这时候找她主要是为了“求医问药”。“当疫情过去,我的生活还要继续,我该如何面对我的亲人、朋友?但疫情之下,我怎么能跑开,怎么能退?!”王振看得出,这是一个很干练的女医生,但那一刻,她的心情很复杂。

医护人员来自天南海北,彼此没有“熟人的包袱”,一个故事成了另一个故事的“引子”。令王振与队友们振奋的是,就在这次分享之后,或许“口口相传”,他们在医护人员里有了好口碑,来找他们分享“心事”的医护人员也多了起来。

焦虑、失眠是医护人员里普遍存在的,经过心理干预后听到有的医护人员笑着对他说“王医生,我昨晚睡得很好”,王振安心多了,这不仅仅是睡眠的改善更因为这表示很多人打开了“心门”,情绪倾泻了,整体心理状态在开始改善。

微信图片_20201224083634.jpg

心理护航,让心理医生更好地工作

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是第一批抵汉、最后一支撤离的国家心理医疗队,也是唯一一支在完成国家卫健委安排的心理医疗任务的同时,成体系为本省医疗队提供全覆盖心理保障服务的队伍。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先后对接了金银潭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等6家定点医院和4家方舱医院,在其他心理医疗队撤离后又接手了雷神山医院和肺科医院的心理援助工作。心理巡诊患者、联络会诊、为患者提供心理干预、在线心理评估、为医护人员开展心理干预和团体心理辅导(巴林特小组)……上海心理医疗队在当地开展了多种类型的心理支援工作。

作为上海援鄂心理医疗队的队长、队中的“灵魂人物”,王振在为病患、援鄂队员服务的同时,还有一个任务是保障援鄂心理医疗队员的心理健康。

在病房里穿着防护服连续六小时的工作对医护人员是很困难的。而心理医生是靠说话工作的,全天工作下来压力、痛苦是很难想象的,所以心理医生的压力同样巨大,即使是专业人员在面临如此多的心理痛苦的时候,也难免会出现心理的困扰。所以为了保障心理队员的健康,王振制定了例会制度。每天小组会,每周全队会,这既是交流信息,更是为了疏解大家的情绪,疏解大家的压力。而对于一些疑难的案例,还要开展团队的督导,通过电话进行心理干预,这样的督导工作一般都要在晚上十点以后。

从驰援武汉,到凯旋回沪,再到结束医学观察,近两个月,王振和心理卫士队员们始终与医疗救治团队并肩作战,从未缺席,全部安全返沪。

微信图片_20201224083704.jpg

致力于心理危机干预研究二十年德业双修

王振是一位“战疫老兵”,2003年非典期间,他作为第一批住院医师,入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障碍隔离集中收治病房。但他说,此次疫情里的心理干预与以往任何一次公共事件心理干预都不同,不仅因为波及人群超越以往,更重要的是,疫情还在进行中,而不是“完成式”,心理应激与心理创伤是影响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普通人群中约40%-90% 的人一生中曾不同程度地遭遇心理创伤事件,常导致各种心理疾病,其中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终生患病率高达7%-12%。

王振领衔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项目“心理应激与创伤的基础与应用研究”坚持7年开展的系列临床和基础研究,首次通过前瞻性研究揭示 PTSD患者在创伤后2 天内即可检测出脑结构和功能的异常,获得潜在的PTSD 预测指标;首次报告积极认知和良好社会功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保护因素;构建中国首个心理应激与创伤评估体系,在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美国等国家和地区获得广泛应用,被作为“上海11.15 特大火灾”等突发重大灾难性事件的早期识别工具。

王振清楚地认识到:前阶段最主要的工作是新冠肺炎救治,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心理问题会呈现出来,需要及时关注并干预,而这些研究成果也将应用于本次疫情中、以及疫情之后的心理支持工作。

从2000年起王振以心理危机干预作为研究方向,二十年精勤不倦,德业双修,创新、探索、坚持,一路走来,让每一位求助人知道:无论你正在攀登成功的巅峰,还是身处积蓄力量的低谷,有我们相伴同路!

 

上一篇:又一年的相遇——记康复二科“双旦”义卖
下一篇:喜报丨向杰出精神科医师及抗疫特别贡献精神科医师致敬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2013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沪ICP备09022636号-3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749号

黄色录像张佰芝